你可以用四大菜系举例,我也可以举反例啊……一个小学数学水准的jr说大学生微积分解错了,就是没有说服力吧,因为小学生就不会解啊……而且消费者有消费者的鉴定标准,厨师和饭店也有自己的考核体系,不能说消费者有自己的标准就可以界定一切考核体系啊,饭店的星级,厨师的等级,米其林的星级标准等等吧,也有标准的啊……你作为食客只需要判断好不好吃就行了,但是让你评十大川菜厨子,肯定需要有专业知识和一定的饮食经历,这个不矛盾啊……,那是神学强权的错,你不能用强权的标准作为艺术讨论的范式,就像当年元朝蒙古人打奴隶无罪,打死了才罚几两银子,你不能说今天打人不打死就不用罚款。对美的判断权利是平等的,我们看到它很丑,就有权说它丑,反而是艺术家才需要理据证明它不丑。很晚了,我去约炮了,那比这种讨论有趣多了。

美与丑见仁见智,允许吹捧,也要容得下批评,徐悲鸿等大家也很鄙视毕加索式的胡涂乱画,让人一望而反感,觉得很丑的画作自然要经受大众质疑,画是用来看的,不是用来听的,任你说的天花乱坠看起来丑就是丑,这么直观的丑还不允许指出来吗?非要削足适履迎合所谓的权威理论?看了不少资料解说也不能说出毕加索式的画作美在哪,说来说去就是创新,不是为美创新,而是为创新而创新,那不过是标新立异的瞎折腾。一样菜不好吃就是不好吃,我用不着研究了四大菜系学会了烹炒煎炸才能说它不好吃。拿画笔的凭什么就比拿勺子的多了那么多特权?我被你绕糊涂了,他错了你又学习然后又去证明他是错的?你是不是想说能证明权威是错误的言论才有价值?虽然我不认同这个标准,但是我觉得一个美术作品直观上就很丑,我就说他丑也是一种对权威质疑,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他是“错的”(其实我觉得艺术上不太好说错和对,这里我只想说美和丑),科学的进步历来都是这样,脱离神学也是如此。亚里士多德认为物体下落的快慢是由物体质量决定的,单纯地质疑这个理论没有意义,也不会改变物理学。是以伽利略为代表的科学家通过理论和实验推翻了这个说法,才推动了科学的进步。我觉得在学术上质疑不需要资格,但是需要成本,需要学习,需要付出,才能有所收获。美术,音乐也是一门学科,没有例外。你连基本的直观感受都不能让人舒服,还奢谈什么高品位?普通食客吃了就反胃你还评什么至尊料理?我们又没评论他深层次的技法问题,我们只评论我们能看到的层面——丑。只说我看到的那部分,没问题吧?至于他是不是运用了很高超的技法,我们看不出,也不去评论。

这是只凭想象话啊,大师真的不容易。

「我觉得有价值的地方是他错了,我去学习,我去证明他错了才有价值。」为啥这句话在我看来是挑战权威,在你看来却不是?世无孔子,谁能定是非之真?罢了,你如果不愿评论权威,也不要来评论别人对群威的评论,管老鹰不管小鸡有点双重标准了。

我给你这么解释吧在中世纪神学统治科学,地球是宇宙的中心。那伽利略哥白尼光觉得这个有问题肯定是不够的,真正撼动神学统治的,是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科学研究。这个怎么样。